首页/旅行/正文
 分享到: QQ 微博 微信
嵩山万岁峰、五号线穿越
光荫 2019.05.14 10:07 旅行

每周登山,顺道也记录一下登山的感受。至少近三个月是这样。一天的工夫,也仅够登近处的山,要么太行,要么嵩山。5月11日,按原计划,随和平鸽队抵嵩山,从启母阙出发,登万岁峰走五号线,下到逍遥山庄。

这一次我们是超豪华阵容,组织了和谐小分队,本来只有大海和光荫的二人转,也因吸纳了党代表习惯,超级文艺范摄影师独木舟,和小百灵鸟蓝色扩充为五人小分队。小分队并入鸽子队,合计53人一路高歌,浩浩荡荡。

蓝色美妙动听的歌也被大海录下来,走一路听一路,声音一起,我们都一脸美好,只有蓝色,一听见各种不愿意,恐怕队友怀疑歌者自恋,自己唱,还自己录了回放。逗得我们几个哏哏直乐,哪里会有人动这份心思,事实上她一首歌唱完,艳惊四座,征服了全体队友。牛皮不是吹的,真有本领。蓝色一炮而红。

如果我写的东西,也可以勉强称为游记的话,我想我应该记录一些具体的事件,当日当时发生的,新鲜有趣的故事。从这一角度讲,游记必定是不拘一格的,因为我们生命中,再也不会有“这一天”独特了,每一个“今天”都是独一无二的。

我们每一个人广义里是普普通通,芸芸众生,狭义上,又是独特唯一的,是苔花小米,同时也是牡丹盛开,有各自的故事,各自的精彩!

今天的嵩山,笃定依然,沉默无言。仿佛我们不来,他就没有往昔。

过去的都已过去,让往事随风飘去,潜散于山林的间隙,与风过时的草木耳语,草际烟光里奏响生生不息!

大约9点半,从启母阙下车。启母阙为启母庙前的神道阙。中岳汉三阙( 太室阙、少室阙和启母阙)之一。在启母阙北有一处开裂巨石,相传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,其妻涂山氏化为巨石,石破北方而生启。

队伍在启母庙前合影,然后就一字排开沿上行的山路,其实严格意义说没有路,因为走得人多了,脚下的石块磨的铮亮,鲜有棱角了,也就成了路。我以前说过,对嵩山是陌生的,登的少,因线路不同,每一次的感受又都出乎意料,但是整体印象是险峻,有难度。每次来嵩山,我都给自己打气,也增添一份敬畏之心。不过小分队的其他成员都是身经百战的老驴,谈笑间,没露出半点心理活动的迹象,害怕掉队,一路上咬牙跟上,陡坡是种挑战,那么慢坡可是绝对的消耗,就连四核动力的蓝色小强驴都有数次感慨。不用说,上山的路越走越难,手脚并用那是委婉的说法,一个个跟猴一样腾挪攀爬。上万岁峰,途径一段崖壁,以前一说到崖壁,基本上就是太行山山巅崖壁,那是伸手处万丈深渊,可是万岁峰上的这一段,基本可称为绝壁,不要说向前看了,人只能从一开始就侧身向里,抠着石头,尽可能地贴着山体挪动,时而还有石棱吐出舌头,硬生生拦住,须猫腰低头,一只脚向前探出去躲过。习惯和大海竟然还择一处石块,坐下,面朝外,拍起了照,走在最前边的蓝色,在崖壁上冲我们吆喝着,张罗着给我们拍照,为了选定角度,她一只脚踏在外翻的石头上,看的人,心里直突突。我远远的警告她:“蓝色,你给我小心点!”她精力过剩,一刻也闲不下来,看上去她有猴子的身手,可是那会儿真想用绳子栓住她。哈哈,逮一只蓝色小猴子带回家,让她天天给我唱《在那东山顶上》。此处,我都绷不住笑了,跟习惯在车上听到有人说“我第一次来嵩山”时的笑,还是有些区别的。崖壁过后又是陡坡,目测得有六七十度,在陡坡上迎面碰到一家三口,尽管没有背多大个儿的包,可是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的平板鞋,想想我们来时的路,直冒冷汗。试图劝他们不要选此处下山,可是看他们云淡风轻的反应,我们一伙人就是大惊小怪。等我赶上大海她们时,习惯发现银柴胡,掐头装起,好贤惠,和谐队的优良传统。

独木舟早上没吃饭,大概动力不足,再加上一路走一路取景拍照,等到万岁峰頂时赶上。接下来,是沿万岁峰延伸的屋脊向北,连翻石幔峰、胜观峰,难度不大,上下处都有手把粗细的灌木友爱地长在需要的伸手处,经年累月的,手把处蹭出了包浆,搭手一抹,手感圆润,甚至还有未消散的温热。

抬头看,鲜亮的蓝天,一片白云青山内,一片白云青山外,青山内外有白云,白云飞去青山在。怪不得王二总想变成半明半暗的云呢,图的就是云卷云舒,去留无意的洒脱吧!

与当季如缮着翠茅的太行山相比,面对嵩山,我是缺乏想象力的,嵩山的褶皱美,各式各样,四面八方向上径直俯冲的,有横切面裸露弯曲向上,如定格的海浪潮头。

到起云峰的路是石板台阶,两旁开满了地胡椒也称附地草,蓝色的小花,鲜黄的花心开的好认真,像极了满天星,即使无人欣赏,也依然灿烂向阳。

似菊非秋菊,夏至绽芳华。

随意朝天开,争艳灿若霞。

这是对绣线菊的描写。

欣向荣的铁线莲,开的如此圣洁美好。

大概12点那样,我们在气象站前的橡树林停下,习惯和独木舟都带了吊床,扯好了建议我们各自感受一下山巅荡漾的自在。躺上几分钟,是有些清风如云的舒展。时间并不富余,大家才各自沾了一下吊床,就不得不收起,与鸽队他们汇合,择五号线下山。在气象站右手边的小树林里,看着队友们各自安闲快乐的表情,整个上午的辛苦努力,似乎有了意义。一次放飞,能解一周浊气。循环往复,生活就这样继续。

2点半,整装出发,走长长的石板路,过溪流泉,一叉口下山,驴友们向来不走寻常路,听说三号线相对简单,大家偏不考虑,五号线还是相当耐走得,踉踉跄跄,小心翼翼,一直探底,一路没底,嵩山缺水,就连峡谷也没见一泽溪流,大小顽石,重重阻拦,好在每遇险处,必有过往驴友们机智友善的痕迹,还有习惯和独木舟时时接应,其他小伙伴的提醒帮助,心情像极了透过青葱树叶的阳光,可以直视,透亮干净。午后的晴天,慵懒的白云午休了,只剩下一眼无尽,令人迷醉的蓝天,不过只消看一眼近在咫尺的翠色,就立马有在人间的落(lao)定感。

大约5点钟,走出峡谷,沿山脚小路,寻向约定的逍遥山庄。

6点半左右集合上车,顺利返程。

全天途径:启母阙~万岁峰1000米~石幔峰1100米~胜观峰1160米~起云峰1335米~五号线~逍遥山庄。全程13公里,历时8个小时,拔高936 米。

谢鸽队,谢先锋及协调官,特别感谢独木舟及其他摄影师们的作品。感谢同行的小伙伴儿,期待下次同行!


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,

推荐帖子

回到顶部